您的位置:四川統一戰線 > 統戰史話 > 正文
毛澤東與梁漱溟
http://www.102640.live/  (2016-07-01 09:56:54)  來源:中共四川省委統戰部網站
分享到: 更多

1938年1月梁漱溟赴延安訪問。其間,與毛澤東先后會談八次,其中兩次通宵達旦。

1937年,淞滬抗戰失利,國民政府遷到武漢,梁漱溟作為特邀的“參議員”(后為“參政員”)到武漢。沿途所見,一副流離失所、爭相逃難的景象,特別是一些國民黨大員,丟棄大片國土,不戰而逃。梁漱溟對此大失所望,對抗戰的前途很是悲觀。國民黨方面令人失望了,共產黨方面又怎么樣呢?俗話說,百聞不如一見,于是,梁漱溟產生了去延安會見毛澤東的念頭。

1938年初,梁漱溟只身赴延安。到達延安后,接待他的是中共總書記張聞天。經張聞天的介紹,梁漱溟才知道毛澤東是中共革命軍事委員會的主席。張聞天告訴他:“主席的習慣是白天休息,夜間辦公,所以見面安排在晚上”。“好好好,客隨主便嘛”。梁漱溟說。

梁漱溟與毛澤東頭天見面從下午六點到第二天凌晨。毛澤東一見梁漱溟,就說:“梁先生,我們早就見過面了,您還記不記得?民國七年(1918年),在北京大學,那時您是大學講師,我是小小圖書管理員。您常來豆腐池胡同楊懷中先生家串門,總是我開的大門。后來楊懷中先生病故,我也成了楊家的女婿。”這話一下喚起了梁漱溟深藏在腦海中二十年前(即1918年)的往事,當時他們在北京地安門鼓樓大街豆腐池胡同楊懷中家相遇。想起這些,頓時拉近了兩人的情感距離。

隨后,梁漱溟開門見山地提出了抗日戰爭的前途問題。梁漱溟說:“我對目前的抗戰情況甚感失望,戰場上中國軍隊節節敗退,國民黨方面上上下下缺乏信心,個人心中亦十分悲觀。如此下去,中國的前途如何?中華民族會亡嗎?我這次來延安,就是向中共領袖討教來的。”

毛澤東十分耐心地聽完梁漱溟的敘述后,露出笑容,斬釘截鐵地回答道:“梁先生,你所聽到和看到的若干情況,大體都是事實。但我的看法,中國的前途大可不必悲觀,應該非常樂觀!中華民族是不會亡的,最終中國必勝,日本必敗,只能是這個結局,別的沒有!”毛澤東一開頭語氣就這樣肯定,神態這樣堅定,很出乎梁漱溟的意外。接著,毛澤東十分詳盡地、有聲有色地分析了國內、國外,敵、我、友三方面力量的對比,強弱的轉化,戰爭的性質,人民的力量,戰爭發展的幾個階段,等等,最后又回到中國必勝、日本必敗的光明結局上。毛澤東講得頭頭是道,入情入理,使梁漱溟打心眼里佩服。

于是,梁漱溟說:“毛先生,可以這樣說,幾年來對于抗戰必勝,如何抗日,怎么發展等這些問題,還沒有人作過這樣使我信服的談話,也沒有看到過這樣的文章。您今天的談話使我豁然開朗,精神振奮”!“過獎了,過獎了,梁先生”!毛澤東連聲說。

時間已到后半夜,毛澤東很客氣地說:“梁先生,您旅途勞累了。今天不必熬通宵了,明天晚上再談吧。”“好的,好的,”梁漱溟起身說:“我送給您一本書,請您先翻翻,明天的談話就從我這本書開始,好不好?”毛澤東接過那本厚厚的書,那是梁漱溟新出版的數十萬字的著作,書名叫《鄉村建設理論》。

第二天的談話,也是從下午六點開始,一直談到次日天明,整整一個通宵。

談話一開始,毛澤東就拿出梁漱溟昨日送的那本書,說:“大作拜讀了,但看得不細,主要論點都看了。我還從大作中摘出一些結論性的話。概括地說,您的著作對中國社會歷史的分析有獨到的見解,不少認識是對的,但您的主張總的說是走改良主義的路,不是革命的路。而我認為,改良主義解決不了中國的問題,中國社會需要徹底的革命。革命怎樣才能徹底?中國共產黨的基本理論,是對中國社會進行階級和階級斗爭的分析、估計。從這一基本分析、估計而得出的力量對比出發,來確定中國共產黨的路線、方針、政策……”毛澤東十分詳盡地分析了中國社會的特點,特別是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的激化問題,并十分突出地強調其作用。

而梁漱溟很不同意的正是這一點。他當即爭辯,說:“中國的社會與外國社會不同。在歷史上,外國的中古社會,貴族與農民階級對立鮮明,貴族兼地主,農民即農奴,貧富對立,貴賤懸殊。但中國的社會貧富貴賤不鮮明、不強烈、不固定,因此階級分化和對立也不鮮明、不強烈、不固定。這種情況在中國歷史上延續一、二千年,至今如此。根據這種分析,我提出了‘倫理本位’、‘職業分途’八個字……”

毛澤東十分耐心地聽完梁漱溟的長篇大論,然后心平氣和地說:“中國社會有其特殊性,有自己的文化傳統,有自己的倫理道德,梁先生強調這些也并沒有錯。但中國社會同樣有著與西方社會共同的一面,即階級的對立、矛盾和斗爭,這是決定社會前進最本質的東西。我以為梁先生太看重中國社會特殊性的一面,而忽略了決定著現代社會性質的共同性即一般性的一面。其理由我再申述之……”

梁漱溟卻不以為然,斷然說:“毛先生,恰恰相反,我認為正是您的理論太著重現代社會共同性即一般性的一面,而忽略了中國社會最基本、最重要的特殊性的一面。我們的分歧,正在這里。”兩人都不斷地、反復地申述自己的觀點,相爭不下,直至天明,誰也沒有說服誰。

此后,梁漱溟與毛澤東之間有多次廣為人知的重要交往,其中,1946年的時候,梁漱溟二赴延安,與毛澤東等十名中共領袖坦率地講述自己對國內實現和平后的政見。

1950年1月,梁漱溟應毛澤東、周恩來之邀,從四川來到北京。其時,毛澤東、周恩來皆在莫斯科。3月10日,毛、周由莫斯科返抵北京,許多人到火車站迎接。中央統戰部把梁漱溟排在民主黨派及無黨派人士隊伍中的頭一個。毛澤東下火車后,立刻發現了他,并大聲說:“梁先生,您也到了北京,我們又見面了!您身體可好?家眷都來了嗎?改日來我家做客,長談,再來一個通宵也成!”面對毛澤東這種老朋友般和藹可親的態度,梁漱溟只是緊緊握手,激動得答不上話來。11日晚公宴,梁漱溟應邀出席。席間,毛澤東走到梁漱溟的席前,見他吃素,又不飲酒,便笑著說:“梁先生堅持素食,清心寡欲,定長壽也!”約他于次日晚去中南海頤年堂作客。12日下午5點鐘左右,毛澤東派汽車到西城辟才胡同將梁漱溟接到中南海。交談中毛澤東問梁漱溟對國事有何意見,梁漱溟隨口說:“如今中共得了天下,上下一片歡騰。但得天下易而治天下難,這也可算是中國的古訓吧。尤其是本世紀以來的中國,要長治久安,不容易呵。”毛主席擺擺手,笑著說:“治天下固然難,得天下也不容易呵!”毛澤東抽了一口煙,又接著說:“眾人拾柴火焰高。共產黨靠大家,大家為國家齊心協力,治天下也就不難了……”說話間已到了吃晚飯的時候,毛澤東傳話開飯,梁漱溟忙說:“我是食素的,有一兩樣菜就成,但你們吃什么自便,不礙我的事。”毛澤東接過話頭,笑著大聲說:“我們也統統吃素食,因為今天是統一戰線嘛!”期間,毛澤東曾多次與梁漱溟徹夜長談……

上一條:毛澤東與齊白石
下一條:
中国福利彩票新快3 雷诺好彩1预测分析 河北11选5遗漏数据一定牛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最新 东京快乐8计划wx15 com 贷款融资优于股票融资 贵州快三走势图和值 一枝红梅是指什么生肖 大盘行情股市 广西11选5前三直 支付宝如何证券开户